圣诞快乐——

平安夜快乐!
毛绒绒是生命之源(误)

总算是赶上了shehodmwukq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只能潦草涂个沙雕_(´ཀ`」 ∠)_

算是上一篇果陀的后续吧…!极力证明不是刀(⬅️企图圆场)

“早安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产liang..不是,我摸鱼了(。)

原本是打算画“熬夜到黎明刚刚睡下的陀和已经起床的果”,不过被列表指出是玻璃渣(←自己画了些什么都不知道系列)

具体哪里玻璃渣各位自己意会吧..qaq

紧接着经过p5另一位列表的润色。

(ps:另、p1的俄语部分并非“陀思君”而是“费佳”。)

请勿擅自将p1p2联系起来……!如果不想吃刀的话。

↑食用愉快,诸位平安夜快乐鸭。(ntm)

百日太宰治 DAY91

“偶尔尝试一下武器也不错呢。”


力图要表现太宰先生的 妖媚


动态有参考。

大家520快乐呀.


老师让我交生活照.反正我是绝对不会交滴。

【百日太宰治DAY66】女装大佬


完全不擅长的风格、作为大胆的尝试吧。

以及和故事基调完全不符的配色。       可是已经把哒宰桑扣出来了怎么舍得擦呢(ni)

真想看看太宰先生真心的笑容。还是说、真心的笑容反而看起来虚伪呢。


构图配色均有参考。

百日太宰治 DAY41

“过了此处便是悲伤之城。”


是《小丑之花》的开头。据言摘自但丁《神曲》。我猜、它在中译本中被译为:通过我,进入痛苦之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私心想画双黑。似乎中也的活力对太宰而言也有非同寻常的价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背景为梵·高的《怒放的杏花》。即使看起来讽刺至极也还是要用(你

梵·高那样的热情,在太宰先生心中实际上也是存在的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……我打从骨子里是个小天真。唯有在天真中,我得以暂时休憩。

……

这样的天真如何?诸位,会讨厌这种女人吗?该死!尽管嘲笑我太老套吧。啊...

白笔和马克也救不了我

老福特滤镜真好用
————
应该是头靠在沙发上之类.但实在不敢画下去了(。

果果破壳日快乐!


今天恰好也是复活节。作为基督教徒的费·米·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有必要上教堂去领一个彩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然后就变成了这样。

(强行果陀)

1 / 2

© 十日谈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